日常現場

日常生活是眾所皆知的,而我所希望面對的是在日常行為下更加細微或難以察覺到的一部分。借用佛羅洛依德所說:「他們將我們通常忽略的細小行為賦予深刻的含意,或者是說,在他們的觀察到他人的這些細小行為時,總是說這些行為意義重大,並據此得出重要結論。」

  • 2016/口紅/口紅、法國水彩紙/78.6x109.1cm

    這張以唇印所親吻而成的紅色,則是我用各式顏色的口紅不斷親吻紙張所得來的。但在這件作品中,我試著將所有可能影響的情緒消除掉,例如:情色、性感、女人等這些口紅所帶出來的意識型態,得以讓最後呈現的是最單純顏色與材料之間的關係。

  • 2016/圓形/鉛筆、法國素描紙/78.6x109.1cm

    物件的形狀跟顏色,有著某種制式化的規定,一種工業化流程下的產物,用各種不同的狀態遍佈我們四周,看起似乎是獨一無二,但其實都在同一個框框裡打轉。
    而這件由各種圓形的現成物所繪製出的圓形同心圓,反映出這種狀態。

  • 2016/ 白日夢/ 雪紡紗數位印刷、媽媽手縫的亮片鯨魚/ 60吋電視大小

    這是獻給媽媽的作品。
    2016年8月,受邀參加策展人劉星佑在齁空間所策劃的展覽「午後的婦女時光 二」,這過程中一直在想要如何將自己的作品跟策展理念做連接,細數著身旁的婦女,最後決定以媽媽為對象創作這件作品-「白日夢」
    而這個夢也要獻給所有在電視機前面,細數著偶像劇裡所有對白跟愛恨情仇情婦女們,希望大家都可以迷迷矇矇的渡過這個沈重而輕盈的人生,當然也包括我自己。

  • 2014~2015/ 髮球/ 頭髮/ 50x50x50cm-80x80x80cm-110x110x110cm 2014/ Hair Ball/ Hair/ 50x50x50cm-80x80x80cm-110x110x110cm

    看著那些掉在地上的頭髮,覺得它們就像我養在地板上的小寵物一樣,這是我試著將它們的樣貌具現出來產生的作品。
    「髮球」在2014年第一次展出髮球的時後,只有我一個人的頭髮第二次展出時有五個人的頭髮,預計每次展覽都會讓它再成長一點,直到跟一個房子的高度一樣為止,製造一種隨展覽而成長得擬生物狀態。
    This hair fell on the ground is parallel to the hair of the living creatures found on the ground. The creation can be seen as giving them some kind of gestures. The hairball was started by my own hair. At the second time ,it made from 5 people hair. The furture plan in this creation, it will become a larger size along with different people and display until like a house .

  • 2015/衣磚/衣服/視場地

    衣磚是從衣牆沿伸出來的作品,透過每塊的衣磚我得以堆砌出一堵堵看似堅固硬挺,其實脆弱柔軟的牆。對我而言,每日出門的裝扮,就像是一堵穿在身上薄薄牆,是一座介於自身和外在之間的保護層。而在作品質地上依舊在軟硬之間製造一種模糊的感知。

  • 2015/襪子/現成物、彩色筆/9x15cm

    特意繪製與商品類似的顏色和區塊比例,意圖擬仿襪子所顯示的圖樣,並利用現成的線條(襪子的圖形)將繪畫的邊際重新取樣,使得圖畫有兩種閱讀方式。一種是和商品相互對應的短暫錯視,而另一種則是意圖使圖畫可跳脫商品框架的新視覺,本作品試圖探討繪畫的邊際在觀看上所產生的差異性。

  • 2015/ 公主/ 動物娃娃、掛衣架、曬衣架/ 120x160x45cm 2015/ Princess/Doll, Hanger/ 120x160x45cm

    小時候總是嚮往著擁有一件公主裝,單純的覺得這樣就可以成為一位公主,對當時的我來說,所謂的“公主”是什麼意義呢?長大的我已不得而知。而這件用動物娃娃縫製成的公主裝,對我來說,與其說是夾帶著成長的殘酷氣息,更準確的說法是體現了童年幻想的現實層面。
    I‘m always dreaming the princess dress when I was a child. After I grow up, I forgot the reason why I need to be a princess anymore.
    In this creation , I show the truth of life is always cruelty than the imagine of dream.

  • 2015/ 床夢/ 被套、針線/210x120x80cm 2015/ Bad Dream/Quilt, Needlework/ 210x120x80cm

    大學以來這個被套陪著我渡過了將近七年的外宿生活,但回到家之後,反而被存放在家中少有使用,希望利用燈光和展示上的設置將其中的時光轉化成一個介於幻象和現實之間的狀態,得以和大家分享那段或許也包含些許霉味的青春時光。This quilt had been used more than seven years when l lived outside. After a long exile, I back home and the quilt had been stowed away.
    I use this quilt to occur some atmosphere to share a part of my youth. Even the quite smell mildew, it also represent a part of my days.

  • 2015/ 衣牆/ 衣服/ 視場地 2015/ Dress Wall / Clothes/ Dimensions Variable

    這些都是我現在還會穿的衣服,這座用衣服推砌出來的牆,看似堅固硬挺,其實脆弱柔軟,柔軟的牆,圍繞著我的牆,我每天出門時穿在身上的牆。在展出的期間,其崩塌與否就如同生活狀態一般有著可預期而不可知的有機狀態。
    I still able to wear all the clothes every day. This wall seems stable and strong but actually is soft. Each day, I choose one of clothe from this wall to protect me.
    And will it fall apart or not ? just same as life , is unpredictable.
     

  • 2015/ 可麗舒/ 抽取式衛生紙袋/ 20x120x9cm 2015/ Can Kleenex/ Toilet paper bags/ 20x120x9cm

    這裡發生的輕微壓縮,讓這不到120公分的高度裡,堆放了將進150個袋子。雖然用和2012年作品:「塑膠袋們」相反的創作方式,但相同的回應在創作上,我一直緊扣著物品的存在感,在和生活感抵觸之下而消磨掉體量的關係。
    In contrast to my works in 2012-''Plastic bags'', this work used another way to appear the same theme, ''the kind of minor power ''. Just like an inert , mass of life, we always forget the cost of those object.
    (P.s This work made by about 150 bags, but height is only 120 cm

  • 2012/ 馬路上/ 相紙輸出/ 90x90cm(每幅) 2012/ On The Way/ Photographic/ 90X90cm(a piece)

    馬路上,那些氈黏在馬路上的生活痕跡,不需要特意的製作,即自然而然的成為建構城市的一部份殘影。這組系列的第一張照片,來自於馬路上一顆破掉的雞蛋,在散步街頭時,隨著腳步第一眼所產生的厭惡感,隨即被那飛濺如筆觸的蛋液轉移了念頭,或許這是某個買菜婦人的倒楣時刻,但對我來說卻是這座冰冷的城市產生出生命力的瞬間,城市與個人之間的故事軸線,就這樣透過這些被人們丟失或遺落的物品而因此展開。這次我扮演的並非是一名說書人的角色,而是為這些物品拍一張最美的劇照,得以透過影像的傳遞,把故事留給觀眾。
    The garbage on the street is just like the panting coming from city.

  • 2013/ BUTTER AND FLY/ 彩色筆、簽字筆、圖畫紙/ 100x100cm 2013/ BUTTER AND FLY/ Color pen, Ball pen, Paper/ 100x100cm

    這是2013年駐村於奧克蘭時的繪圖日記,在三個月的駐留期間,每天將所感知到的事物抽象的疊畫在同一個畫面上。講述著一段和平、寧靜卻又瘋狂的時光。
    This is my feeling about art residence in Auckland, peaceful and calm, but crazy .

  • 2012/ 洗衣石/ 衣服棉絮/ 視場地

    那是從幾個季節的衣服上所遺落下的碎屑集結而成,如石頭般的物體。每次回到家衣服上所沾染的灰塵都隨洗衣機的擺動而消失,剩下的一些些殘渣卻這樣一點一滴的在洗衣機裡面經過不斷的沖刷,扭乾,再沖刷,再扭乾後生產出一顆巴掌不到的洗衣石。這包含著數以百計的衣服和不斷的洗滌,這些生活的碎屑用一種難以察覺的姿態遍部在四周,其中甚至可以產生某種關於生活的回憶和共鳴。於是我集結了這些衣服棉絮,試圖將回憶濃縮在這件方尺之大的作品中。

  • 2012/ 彼得潘/ 現成物/ 60X15X10cm 2012/ Peter Pan/ Mixed media/ 60X15X10cm

    馬路上那些被人們遺落下物品就像生活的影子,不刻意的留意就會消失在城市車水馬龍的角落。我撿拾那些物品後並配合物品遠本的樣貌作一個並置,就像童話故事裡的“彼得潘”一般,當兩著都在的時才是一個完整的個體。
    I found these squashed and smashed daily necessities on the road, just like shadows. I found out their original looks and combined the objects and the shadows together. This reminded me of the story of Peter Pan, who felt complete after he found back his shadow.

  • 2011/ 香皂 / 香皂碎屑、畫框 / 8 0 x 6 0 c m

    希望透過畫框這種易讀的載體,將透過物品所發生的行為簡化成 -如觀賞繪畫作品時的狀態,將觀眾對物品的認知置入一種相對於現實的短暫抽離狀態,讓煙和香皂可以如繪畫般,為生活營照出可被想像的空間和時刻。

  • 2012/ 塑膠袋們/ 塑膠袋/ 300x45x60cm 2012/ Plastic Bags/ / Plastic Bags/ 300x45x60cm

    “塑膠袋們 ”通常以折疊收納的方式被藏匿在居家空間中,是以當其被壓縮的實際空間感被提出,對於量的感知不再只存留於想像思維中,而是具體的透過視覺的觀看而體認到時,無意識被淡化的生活感即可因此被察覺
    Plastic bags are not used purposefully, but sometimes are needed in life. They are usually hidden in the corner of home. I arranged for their special appearances so they could come out of real life state. From the cornor they were found, I also showed some life corners we usually ignored but could be a reflection of real life.

  • 2012/ 流理台下/ 相紙輸出/ 110x145cm 2012/ Kitchen cabinets/ Photographic/ 110x145cm

    流理台在視覺表面上總希望看起來是整齊的,而每次打開門,我就會同情那些為了要保持生活整潔感,而等待被丟棄的物品。於是創作出一種類真實生活的假像畫面,來回應在生活中,當物品到達空間可乘載的臨界點時,透過清空和堆積的動作不斷的反覆操作,存在卻又所消失得體量。
    People usually unconsciously accumulate garbage. One source of garbage is daily necessities that usually disappear with time goes by.

  • 2013/ 城市色彩/ 相紙輸出、黑色現成物/ 視場地 2013/ City Color/ Daily Black Objects, Photographic/ Dimensions Variable

    在奧克蘭駐村期間發現當地隨處可見黑色的生活物件,所以我好奇的認為對於奧克蘭來說黑色或許代表著不同的語意。直到我去到奧克蘭有名的火山島 Rangitoto,一路上不斷的看到黑色的火山岩石形成的風景,從而猜想或許在奧克蘭,黑色代表了一 種自然而不僅僅是死亡。於是我利用在島上拍的風景照片和在奧克蘭買得黑色現成物作結合,來回應我所觀察相異於台灣街頭的生活景象。
    In Auckland, black commodities are fairly easy to get everywhere. I combine the picture of Rangitoto with the black everyday objects to show the spirit of black color in Auckland. I think maybe in Auckland the black represents a part of nature.

  • 2012/愛神/相紙輸出 /84.1x59.4cm 2012/Love&God /photography/84.1x59.4cm

    這系列攝影將在巴黎同志大遊行所拍攝的照片,和羅浮宮的展品做重覆曝光後,所得到的隨機影像,有趣的是,跨越時空的它們,在同一個畫面上達到了某種共鳴。

  • 2016/灰階/現成物/視場地

    「灰階」,是我第一件跟現成物顏色有關的作品。於2017年四月,受邀於北投拾米屋展覽,選擇再現這件作品是因為聯展於一位正在畫灰色棉被系列作品的藝術家(張善學),並且從他那邊得到了一罐其灰色顏料的殘餘物,那是他在在用松節油洗筆的過程中的得到的。
    而我這件作品也是在講顏色之於藝術家所調配的顏色跟現成物所生產的顏色之間的關係。
    似圖在工廠所生產出的顏色當中,在物品與物品之間製造某種看不見的顏色。